分享-《一場與宇宙大王的對抗賽—Foufou》 台北市文化局文創藝站-主推新秀

本次訪談的對象是台北市文化局,那天下午我們一邊吃著便當一邊跟Queenie聊著天。

一個月過後看到這邊超長篇的報導,堪稱接受過無數奇妙人士的訪談之中,最喜歡的一篇!
我們裡裡外外的掙扎與感動,在這裡面都可以找的到!

特在此與大家分享一下囉!

本文目前發表於文藝創站http://hr.culture.gov.tw/

《一場與宇宙大王的對抗賽—Foufou》 採訪‧撰文/張瑞蘭

宇宙大王
冥冥之中有股讓我們前進困難的力量,便稱之為宇宙大王。(Foufou百科,2008)

宇宙大王對抗賽的選手:大猴、小猴。

選手背景介紹:
小猴。政大哲學系畢業,沒想到大四的遊手好閒,竟造就了眼前這一番的創作事業。負責Foufou所有跟圖像有關的事,為Foufou的首席設計師。家中排行:妹妹。
大猴。正在唸政大EMBA,曾任電視台企劃副理。現在負責的是Foufou裡面除了畫畫以外的事情,為Foufou的CEO。家中排行:姊姊。

Round1:猴腮雷!這一玩就玩出了Foufou
2005年,正逢創意市集的風潮剛剛興起,大四生小猴因為空檔時間多,基於好玩的心態,以手工製作的三個包包就前進了敦南誠品的地攤,受到知音的肯定後,開始試著以手繪T、手繪鞋在網路拍賣的世界中玩耍。而誰都沒有想到,這一玩就玩出了Foufou。在Foufou正式成立前,網拍是由剛畢業的小猴一個人所獨立進行的,無心插柳之下,網拍小猴居然又搭到了手繪鞋的熱潮,訂做手繪鞋的訂單如雪片般飛來,讓投入網拍才第二個月的小猴,接訂單接到手軟,還擔心會畫不完。後來訂製的數量越來越多,素材堆積如山,也引起了當時還在電視台上班的大猴側目,問小猴怎麼每天都在搞這些東西。那時的她們誰也沒有想到,「這些東西」竟然成為後來Foufou成立的關鍵,同時,也讓小猴能支持自己繼續畫下去。

2005年底,大小猴與朋友們討論出Foufou作為自創品牌的名字;Foufou的意思是瘋瘋癲顛的人,而他們則認為瘋瘋癲顛很適合他們這一群人。 2006夏天,在大猴加入後,Foufou正式成立。「成立的過程非常隨性。」小猴笑著說。大猴加入後,小猴專職圖像創作,大猴則負責除了畫畫之外的事,從商標申請、廠商聯絡、商品製作一直到通路洽談等,都由大猴一手包辦。而有穩定工作的大猴為什麼會選擇辭掉工作投入收入不穩定的創業領域呢?「我先前在電視台負責的是行銷與廣告,這個工作也維持6-7年的時間了,是很穩定,但是我一直在幫別人做廣告、做行銷,做到後來,有時候會不確定廣告成功的原因是因為我的廣告做的好,還是因為客戶本來的知名度就高或是商品好的關係,因此我漸漸無法肯定自己在工作上的成就感來源。所以我開始想,那如果是一無所有的品牌呢?我能不能把它做起來?我真的很想知道怎麼樣才能把東西賣出去,這是自我挑戰的事情。」大猴接著說,有些人會認為說,妹妹是因為有她的幫忙,Foufou才得以生存,但是大猴從來不這麼覺得,她認為有今日的Foufou是因為兩個人的分工清楚,她只是在實踐她想要實踐的事情,而妹妹也一樣,所以並沒有誰幫誰。

大小猴不但是姊妹也是事業伙伴,關係緊密的兩人雖然分工清楚,但是彼此的溝通真的都能順利無礙嗎?小猴:「我覺得,『相信對方做的事情是善意的』這件事很重要。雖然我們難免會有爭執,但是可能是姊妹的關係,所以過一陣子就沒事了。而就工作狀態來講,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放心地交給她,不會擔心她帳弄得亂七八糟,或是因為做了錯誤的決策,而導致虧了大筆的錢倒閉,交給她,一切沒問題。我發自內心地覺得可以,我們可以這樣一直下去。」

大猴則表示說,對於妹妹的圖,她並不會做太多評判,因為她負責的是總體營運,如果她只會用純商業的眼光來看小猴的圖,告訴她這個圖一定會大賣,希望她多畫這些圖,那這些清一色長得都像會大賣的圖,極有可能會使得品牌喪失原來該有的樣貌。「既然選擇走的是創意品牌的方向,那麼創意就是放在品牌前面,這兩者的位置不能顛倒過來,同時,更重要的是,調整創作者去適應市場這個動作是錯的,這根本是本末倒置。」

對大猴來說,她相信沒有賣不出去的東西,端看自己會不會賣而已。「不過這也是行銷上最大的挑戰,也是我最大的成就感的來源,所以我不是在 satisfied妹妹,我是在satisfied我自己,我覺得這樣的過程是兩個人都比較能平衡的。因為如果我一直在satisfied她,我可能久了以後會覺得很厭煩,而且我會覺得做這份工作是很勉強的,這樣是不好的,在這個過程裡我也是有獲得成就感的。」

而對小猴來說,畫畫是一種抒發心情的過程,是畫畫最重要的意義,而如果所有的圖都變成商品,都拿去賣錢,也會是一件讓人難以忍受的事情。小猴說在跟姊姊的的磨合過程中,是舒服的,她不會有被剝削的感覺。「我相信姊姊是真的尊重我所做的事情,如果沒有她後端的努力,也不會有現在的一切。後端的東西才是最重要,我只是在前方做了一個雛形而已。」

Round2:褪色變形的發達之路
雖然兩人趕拼敢衝、合作無間,不過創業初期的辛苦、挫折與停滯,曾讓兩人曾經懷疑過,接下來的五年、十年,是不是都會是一樣?而家中原本就不甚富裕的經濟狀況,更讓兩個人都全職於創業這件事,成為了一種心理上無形的與實質上經濟的壓力。Foufou第一批印製的T-shirt,不但是花光了姊妹倆所有的積蓄,還加上了猴爸爸的老本。「我們真的很感謝爸爸,他其實已經沒有錢了。很多人創業是想要實現自我,可是我們想要實現自我之餘,也是想要賺錢的,可以回饋家裡。」所以就算壓力再大,大小猴根本也無暇去想怎麼逃避這些壓力,「因為你就是得面對、得解決這些事情,不然就會倒閉。」大小猴說。

只是這項投資,讓當時以為能大發達的兩人差點血本無歸。幾乎所有想要製作T-shirt的自創品牌都會碰到的一件難題,就是製衣大廠多不願意接單,因為數量太少,不符合經濟效益。因此,四處碰壁的小猴,在快要放棄時於網路上找到了一間號稱是「專門滿足設計師獨特要求的專業印製小單T-shirt的公司。」再加上接待的人是一個會一直微笑的男人,第一次被認真對待的小猴很快地就卸下防備,相信了這家公司。但由於缺乏相關經驗,對於布料的選擇、尺寸大小甚至是合約擬定等專業製衣程序,均在對方不停地微笑下與熱心助人的表現下順利地進行著。而一直到交貨日時,發現邦妮變成了黃疸症兔子、尺寸也都標錯時,兩人才意識到發達之路可能就此結束了。

雖然真心換來絕情,但是姊妹倆並未立即放棄Foufou,而是一邊咬牙苦撐一邊祈禱奇蹟發生,或許是孝感動天,賣了一年都還賣不掉的T-shirt,在年底舉辦的簡單生活節裡,居然通通賣掉了,不但解決了庫存的問題,同時對於生活快要陷入乾涸狀態的姊妹倆來說無疑是下了一場及時雨。「每次的誤打誤撞,從手繪鞋開始,都讓我們活著。這個活動真的很剛好,不然我們06年就玩完了。」小猴說。

Round3:孩子們,真的要好好唸書喔!
大 猴在大學選讀的科系是廣電,而小猴則是哲學,皆非設計科班出身的兩人,在學校的所學又如何能學以致用呢?小猴認為大學教育對於她的創業是有幫助的,「我當 然不是為了創業而去唸哲學的,而是唸完後,再去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會覺得有很多東西已經內化在裡面了。例如對於生活的觀察與感覺,就比較容易找到一個方法 去表達出來,因為我在唸哲學的時候,便學會了如何把內在的東西轉化出來,只是湊巧的是,我比較擅長的是以圖像的方式而已。所以我覺得對我來說,在哲學裡學 會轉化是還蠻有幫助的。」

同樣不是為了Foufou而選讀廣電、EMBA的姊姊,認為廣電與商學讀的東西其實都不太有氣質,不過這個不太 有氣質的訓練,讓大猴得以學會「溝通與連結」的兩項重要知能。「廣電與商學,著重的都是人跟人的溝通以及在結構中去尋找一個歸納的方式。抓重點,歸類,然 後分析歸類的結果後,再投其所好,給對方或是消費者想要的,這就是我過去十年來來所學到的東西,而這個學到是非常有助於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的。」只不過, 大猴認為,就算唸了EMBA後會比較清楚地掌握到「怎麼把東西賣出去」這一塊,但是你要不要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比如說你知道彎彎的模式怎麼形成的,但是 我們並不想當彎彎啊!另外訓練教給我的是,讓我能隱隱約約地知道,哪一個產品有賣像,但是我要做的事情並不是一眼看出A會賣,就去炒作A,我覺得這種很不 厲害,我覺得厲害的是,要把其它的B、 C、D賣得跟A一樣好。我覺得那是我在努力做的事情。」

所以儘管兩人皆非科班,但妹妹學得的轉 化、組織與姊姊學得的溝通、連結,讓Foufou在創意與商業化中間一直能取得較好的平衡。「台灣的設計師與設計產業,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他們比較注重 於他們想要表達的東西,所以即使有廣大的創意,但是一旦缺乏組織連結,便沒有辦法與一般人產生連結,所以這是為什麼我們的創作在產品化、商品化的過程當 中,障礙看起來會比較低一點。」

Round4:只有開發票的時候會笑
不過,事情總是 一體兩面地發展,非科班的背景也讓小猴飽受自我懷疑之苦,讓大猴在商品素材蒐集的水深火熱中煎熬。小猴說:「是我自己的問題吧,我一直沒辦法發自內心地覺 得自己的作品真的很好。可能不是科班的,所以自卑感會比較重。姊姊或朋友說,你做的東西有這麼多人要買,妳為什麼還要懷疑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呢?我有時候 會自問說,為什麼這種東西大家會掏錢買呢?這一切是假象嗎?是大家都在騙我嗎?我自己會很質疑說大家去買這個東西的動機是什麼?你到底為什麼要買它,你喜 歡它是因為覺得他可愛嗎?你有看得懂嗎?你有知道我想要說什麼嗎?」

小猴說自己一直很想再學很多技巧,但是在現階段,她還是只能用現有的 技巧去做表達。「一邊做,一邊質疑自己,一邊覺得很痛苦。但是我盡我最大能力去把它做出來。兩年來,我一直都很質疑大家為何喜歡。我當然很謝謝大家的喜 歡,只是我會想我真的做到了大家都會喜歡的那個點了嗎?當大家喜歡我覺得有缺陷的圖像時,我覺得感謝之餘,回家就會想說,怎麼更好,另外,也害怕要是我今 天轉了一個方向,做我自己比較想要做的方式,他們會不會反而就不喜歡了?我很想知道,如果你是因為我的作品很可愛而買的話,那今天我換另一種方式去講這件 事情的時候,你還會喜歡它嗎?你看到我的本質了嗎?當每次有東西大賣或是不賣的時候,這個問題就會進入我的腦袋。」

大猴則因非織品系,所 以在材質的選擇上,沒有專業知識輔佐而屢受挫折;在廠商報價上,也無從判斷行情的高低,「所以一切都得自己來、土法煉鋼。有人或許可以從蒐集素材這件事獲 得成就感,但是這對我來講卻是毫無成就感的事。」大猴真正想要做的事,其實就是行銷跟營運管理,因為她可以從這兩件事情裡獲得成就感,而成就感就是她實現 自我的最重要指標。但是現在因為沒有餘裕去請專人處理像是廠商溝通、新品開發、素材選擇等商品類工作,所以大猴仍然必須繼續為此苦惱一陣子了。不過個人喜 不喜歡事小,最讓大猴憂心不已的是,對於一個要長期經營的品牌來說,做商品這件事,是需要有專業的人來負責打理的,「沒有這個人是非常嚴重的事。」大猴嚴 肅地說。

由此,也不難瞭解到為什麼「開發票」這件事對於身負龐大經營壓力的大猴而言,是她最喜歡的工作了。
小猴:「她工作時,只有開發票的時候會笑。」
大猴:「會笑,而且我會請大家不要跟我說話,因為我一個月只要這幾分鐘是開心的。」

小猴除了自我懷疑以外,還有一項她自己認為的罩門,那就是不會畫人。因此出版《帶著邦妮跑市集》時,是她壓力最大的時候,「因為我不會畫人,人真的太難畫。我一邊畫人,心理會一直想著,別人會不會笑?別人會想看這種東西嗎?另外,姊姊對於我在書中給她的定位很不滿意!」

姊姊:「我在書中像是有燥鬱症、死愛錢的人」
妹妹:「沒關係,我在裡面是個笨蛋啊。」

儘 管就是會止不住地懷疑自己,小猴最開心的事情還是莫過於大家喜歡她的作品了。「每一個人都會告訴我們要加油。說實話,這些購買我們商品的人不需要對我們說 加油阿,他們根本不需要對我們這麼友善或是這麼關心我們在做什麼,因為他們願意花錢購買對我們來說,已經是一種很大的肯定了,不過他們卻除了購買以外,也 願意發自內心地支持、鼓勵我們,這讓我覺得很感謝以及開心。」


在此,不得不提這一位來自日本的邦妮粉絲,這位日本朋友每次來到台灣都必定光顧Foufou,而且都採包貨的方式。在風和日麗活動的結束後,這位日本粉絲 還特地從日本寫信跟Foufou報平安,說希望下次來台灣,可以再找到她們,並附上當天活動的照片與手錦當作禮物。「我們覺得很感動,所以我們出書的時候 有寄一本送她,告訴她我們真的很謝謝她的跨海支持。」

Round5:雲上面的運動會
提 及創作過程與靈感來源,小猴說,她的創作過程就是想畫就畫,當然後續還會再修整,但是原始的繪圖過程裡,是沒有想太多的。至於靈感,電影是很好的培養皿, 「我很喜歡看電影,電影基本上就是超現實,它用很短的時間把一個人的性格或是行為交代得很清楚及深刻,因為我會很喜歡去研究人在面對各種情況的反應,或是 有一些非常極端的情緒,而我的作品雖然沒有這麼極端的情緒,但是看電影對於我在去思考構圖或是人的性格時,會給予我蠻大的幫助,作品裡比較細微的人格特性 就能出來。」

就是這樣對於人性深入的體察,讓邦妮兔在小侯還在敦南誠品地攤躲警察、交朋友時,便受到好評,「那時候畫兔子是因為,市面上 大家看到的兔子都是很天真、可愛的,不會做一些暴力的行為,而當我嘗試加入一些很衝突性的、比較邪惡的性格的時候,那個邪惡性格反而會變得討喜了。那我只 是想要用一個討喜的方式去講一個人生的真實面,所以邦妮雖然可愛,但是他也有在講一些東西。」

(吃便當吃到一半的大猴,忍住飢餓再跳進來)
大 猴:「這點我要說明一下,基於上述所有原因,我們沒法接量身定作的外稿,例如如果是客戶指定『古蹟』,我們沒辦法畫出古蹟,我們能畫的是,『邦妮在古蹟裡 玩』。假設我要接CASE,我只能接這樣的CASE,客戶必須先喜歡邦妮的風格,或是希望邦妮做什麼事。過去我們也試過接大企業的案子,但是提案就是沒 過。一個沒辦法賺大錢的….。」

大猴說,先前有一個大企業要舉辦家庭日,希望她們畫和樂的家庭,跟運動會相關的,結果小猴畫了一個家庭在雲端上,一個嬰兒在雲上面爬行。「這件事情真是大失敗一場。」大猴大笑地說。

大猴:「運動會畫一個嬰兒在雲上面爬行?不懂阿!」
小猴:「可是對我來說,在雲端上面,有彩虹,是多麼地和樂。我會覺得這種家庭日我會很想參加。」
大猴:「運動會,妳畫爸爸在看報紙,一個嬰兒在爬,然後都在雲上?!反正最後,我還是硬著頭皮把它交出去了,然後之後不管你怎麼連環call大企業的人,他都沒有要回你的意思。他可能在想這個設計師到底在想什麼!之後這張畫也沒有產值阿,人在雲上還能幹麻呢~」
小猴:「可是妳當下覺得很可愛阿」
大猴:「我是覺得可愛,但是我有跟妳說人家要拔河阿~」
小猴:「可能是我人畫太醜!還是,我沒有把人畫在地上~」
大猴:「這是一個謎!」

小 猴:「有一些制式的東西我真的有試過要去作,但是我就是作不到那個點,我不知道這跟訓練有沒有關係,這目前也是一個謎。對我來說,創作過程就是從我開始出 去,所以最後的創作結果一定要我在裡面,那他如果今天要我畫一個建築物,而裡面沒有我,那我不會;如果我對於那個東西沒有任何投射,我沒有辦法作。」

Round6:原來真的有人聽到台灣設計就覺得是爛貨
Foufou 一路從創意市集、網路拍賣到百貨公司設臨時櫃,這當中的進程,是否意謂著Foufou有可能朝大眾市場大步邁進呢?大猴解釋說,當初會設立百貨公司設臨時 櫃是因為在媒體工作的的朋友,把Foufou的東西借去拍,上報後名氣大增,百貨公司進而主動邀請她們進入。雖然覺得受到肯定,但是兩人在進去前,還是多 所掙扎的,除了是因為百貨公司的抽成實在是很驚人外,最重要的是她們蠻堅持限量這件事的,所以掙扎了一番,包括現在也是如此。「我們還在找怎麼樣是對我們 是最好的方法,因為對我們來說,最主要是希望找到呈現圖像的最好方法,而其實手工是沒有辦法的,因為透過印製的過程,圖像才會比較漂亮,但是妳若是大量印 製的話,又會喪失獨特性。」

大小猴接著強調說,去百貨公司並不代表Foufou要從小眾市場跨越到大眾市場,除了是希望讓創意市集以外的 人認識她們以外,也是一場CEO對於市場的測試與實驗,測試Foufou的商品是不是能被大眾市場所接受,而結論是可以的。「我一直想把選項變得更多。先 前我以為我們的東西在誠品信義店、SOGO復興店會吃不開,那些貴婦們一定會覺得我們莫名其妙,結果它就賣了;以為我們在誠品116會賣得很好,但是卻經 營得很辛苦。這種東西你一定要進去之後你才會得到這個結果,所以對我們來說,這是一種測試。」因此對於Foufou來說,嘗試成功所代表的意義是,新增了 一個選項,而非代表她們一定要走往那個方向,「我們的路線並不是直線發展,可能會來來回回,也可能走向岔路,我們希望能多所嘗試,保留彈性。」

不 過,相較於創意市集的友善,百貨公司的客戶便顯得形形色色,他們會因為各種理由而購買,也不會一直用很友善的態度來面對創作者。大猴舉例說,之前在誠品信 義店設櫃時,有一個女生付錢買了一個NDS包,結帳時工讀生謝謝她的購買並介紹說:「這都是我們台灣的設計師設計的」,結果沒想到那個女生一聽到這句話後 就立刻變臉說:「我早知道是台灣設計的,我就不買。」由於已經結完帳了,臨走前,這位小姐佐以一臉上當受騙的樣子並撂狠話地表示說她回去洗包包,如果洗完 後而圖案掉了的話,她絕對不會善罷干休。「可是我們沒有騙她啊。我真的很驚訝說,原來真的有人聽到台灣設計就覺得是爛貨。」小猴有些難過的說。經過這種震 撼教育,他們知道,百貨公司真是充滿挑戰。

只是,聽到台灣設計就覺得是爛貨的並不只在百貨公司發生的這一樁。小猴說,有一次一位路人甲經 過工作室,看到工作室牆上的的娃娃就走進來,小猴便親切地跟他介紹說,這是我們自己設計的,結果還是沒想到,路人甲聽到以後,立刻轉頭就走,臨走前,也撂 了一句說:「我還以為是日本的奈良美智。」小猴表情有些黯淡地說:「我在心裡想,這根本一點不像,是你自己認錯還怪我。這個給我的感覺是,台灣真的有一群 人根本就不想買台灣設計的東西,覺得台灣設計的東西是二等的,很傷人。」不過幸好仍有一群人真心地支持著Foufou,支撐她們繼續保持原創的精神與態 度。「他們讓我知道說,並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這樣看我的創作,所以我慢慢學會不再放大這件事情的殺傷力,也學會不再貶低那樣的人,我只會想說,如果我 今天遇到這種事,那別的品牌一定會也會吧!好可憐。」

不過,相對於台灣龍捲風式的台灣人:一言不合‧轉頭就走‧停格‧回頭‧頓一下‧撂狠 話,盜版對於創作者的殺傷力恐怕更大。Foufou在發現盜版的時候,有試著去研究如何採取法律途徑,可是問過律師的結果是,告發前要先蒐證,蒐證要做得 的是,一看到盜版你就要報警做筆錄,而做筆錄的律師一小時收費五千,所以也就是說,在這個蒐證的過程,你要不停地做筆錄,不停地花一個小時五千塊,而一次 筆錄得要三個小時,所以一次就得花一萬五,就算到了一審,一審的律師費就要八萬塊。「試問誰有這個時間、這個精力去花這個錢,尤其是我們這種苦哈哈的創意 業者,我們不懂我們可以從政府那裡得到什麼協助,政府是不是應該考慮設立公聘律師來專門處理台灣創意商品遭受盜版的法律協助。台灣創意商品遭受盜版是一件 嚴重傷害台灣自創品牌的事,人家對於台灣品牌的信任度就已經不夠了,他都不知道也不認為你可以永久經營了,再一盜版下去,過不了多久我們也會被淹沒。」

Round7:等待那一道光的出現
最 後,對於也想要自創品牌的後起之秀們,姊妹倆提出了建議。大猴說想要實踐自己絕對是一項很好的信念,因為以前、現在以及未來的她們也都是一直朝著這個方向 前進,只是回首來時路,她必須要提醒大家的是,創意跟創作,媒體把它塑造成是一種很美好的夢想,鼓勵大家實現,但是它們往往忽略過程中這些不美好的事,而 這些不美好絕對是躲不過的,因此,大猴認為勇敢是最重要的,而勇敢不是口號喊喊而已,是要落實在很多層面上的,首先就是「敢跨出那一步」,然後在受到傷害 之後,也要勇敢地修正自己。「我覺得你要肯觀察、要肯傾聽別人的聲音及修正自我;如果你要退出市場,我也覺得要勇敢退出。這樣不能保證你一定成功,但是如 果在整個過程中,你完全不衝動、完全不勇敢,那你註定會失敗,因為不可能有一蹴可及的事情。」

小猴則另外補充了「忍耐」,「在你創業的時 候,可能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在茫然、在等待,那種生活很可怕。你會很清楚這不是你想要過的生活,可是你要忍耐;你可能要告訴自己必須堅持,因為你有可能會 不知道這種生活要過多久,五年嗎?還是過了十年了我都還只是在等待那一道光的出現,那我覺得就是勇敢、堅持、繼續做。」

問說,妳們等到了嗎?大猴說:「只能邊走邊學,我們也還在路上,也常常覺得周圍是黑暗的,有時候看到賣香腸的一個月賺得比我們多,也會想說我們來賣香腸好了!殘酷的現實啊!」

下一步的計畫是什麼?「繼續跟宇宙大王對抗。」大小猴笑著說。

Foufou–http://www.foufou.com.tw/

9 thoughts on “分享-《一場與宇宙大王的對抗賽—Foufou》 台北市文化局文創藝站-主推新秀

  1. Foufou百科那個模仿Wikipedia的語氣讓我笑了剛才去看簡單生活節的節目表.也順便看看有哪些創意市集可以聊天.發現妳們要跟[不好意思遇到妳]的大荷合作耶![Foufou和]的概念很有趣~今年想聽的表演不少.再加上持續增加的市集(除了創市跟T市.其他都還沒公布哪)看來我是得買兩日聯票了~希望可以成行!到時會有新款產品出生嗎?Surprise me台中Rita

    按讚數

  2. Dearest 大猴&小猴:
                                         一直覺得有能力創作的人可以對著自己的新血結晶開懷大笑,但是在競爭激烈的台灣市場中,總是遇到一些自以為自己很懂藝術很懂創意的消費者,用錢包中的金錢來低等看待這些嘔心瀝血的創作,又總是遇到一些抱著投機取巧心態的盜版商,用大量印製的翻版機器破壞原創者的一切,不過慶幸的是大猴小猴還願意在這浩瀚的創作銀河中努力耕耘,願有一天foufou可以打破這一切障礙,得到最大的認同與品牌價值!願foufou可以繼續為每一位懂得欣賞它的人,創造更多生活上的巧妙記憶!!!!!!!
    by  Rita

    按讚數

  3. 好長的一篇文章喔~ 不過我還是看完了!
    每每看到大小猴敘述著你們創業過程到最後的成功,
    無形中讓身為一個也在追夢的我, 打了一劑強心針!
    這對想創業的人是很大的鼓勵! 看著你們的努力,
    我也會向你們看齊, 繼續堅持下去的!~♥ ^^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